学生疑帮老师搬家车厢闷死 昆山登云职业技术学院回应

  上游新闻8月17日消息,当日,距离儿子仇学金去世已过去半个月,因死亡原因至今不明,季益芳没有同意火化。

  “下午5点他还因比赛获奖和我视频分享,晚上我就接到老师电话说孩子不行了。”季益芳对记者说,仇学金是帮老师搬家,坐在封闭车厢里闷死的。

  江苏昆山登云职业技术学院副校长徐伟表示,涉事的老师早已离职。在运输货车中仇学金感到身体不适后被送往医院救治。从法律层面来说,学校不存在责任。出于人道主义,学校已对家属提出抚恤方案,仍在沟通中。

学生疑帮老师搬家车厢闷死 昆山登云职业技术学院回应

7月31日,江苏昆山市第一人民医院出具死亡证明称,仇学金死亡原因系中暑。送医时已出现休克、呼吸衰竭等症状。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同行老师称车辆开了窗户,其他人都没事

  随着事件的发酵,事发时仇学金是否被安排坐在了密闭车厢内备受关注。

  8月17日,涉事之一的昆山登云职业技术学院老师薛峰向记者介绍,7月26日,因另一名老师何某搬了新家,邀请他和仇学金及另一名同学一起到新家庆贺。因何某网购的柜子需要搬运,就叫了货拉拉到旧房子,准备将衣柜一起搬到新房。

  “仇学金没有搬运,只是帮忙按了电梯。我们4个人以及司机都坐在依维柯改造的货车里。驾驶座和副驾驶的窗户都是开着的,不存在密闭车厢的情况。除了仇学金外,我们另外4个人都没有不适。”薛峰称,搬运时已经晚上7点多,天气比较凉爽,并不是高温时段。

  薛峰表示,仇学金几天前曾有牙疼、感冒的症状,对于是否康复及身体是否还有其它问题并不清楚,事发当天也未见异常。“仇学金出现不适后,我们就赶紧送他到医院了。”

  对于薛峰的说法季益芳说:“我孩子是在学校参加活动的,不是为老师干私活的。而且改造拉货的车是不能坐人,这是最基本的常识。”

  因质疑校方管理不到位、救治不及时,且货拉拉司机也存在违规行为,连日来季益芳多次和学校沟、涉事老师沟通,但效果并不理想。货拉拉至今未出面与其沟通过此事的处理方案。随后,季益芳报警。据了解,目前包括货拉拉司机、薛峰及何姓教师均已录过口供。

  8月17日,货拉拉一位杨姓负责人回应记者时表示,已获悉此事,目前正在配合警方调查。

  记者试图联系何姓教师,但均未得到回应。

学生疑帮老师搬家车厢闷死 昆山登云职业技术学院回应

8月17日,已放暑假的江苏昆山登云科技职业学院。记者 时婷婷 摄

校方称没责任,涉事老师何某去年已离职

  因认为仇学金的死亡存在疑点,季益芳没有将儿子的遗体火化。“我希望学校能拿出一个诚心的态度来处理这个事情,还孩子公道。”季益芳说。

  昆山登云职业技术学院副校长徐伟在向记者提供的书面说明中介绍,仇学金,该校工学院工业机器18级学生。该生自愿报名参加在暑期举办的两项比赛,并留校参加相关培训和比赛。

  7月26日,应朋友何某之邀,仇学金与该校比赛指导老师薛峰及另一名学生计划一起外出用餐。4人到了约定的集合地,何某有一网购的二手衣柜需拆卸搬运,衣柜拆解后叫了一辆货拉拉车运载,在运输过程中仇学金感到手脚相继无法移动,遂送至医院抢救。

  学校得到消息后,在第一时间成立工作小组,要求全力抢救仇同学,并做好家属生活保障工作。学校于7月27日晨向教育局报告情况,并请他们联系卫健委要求医院全力抢救。7月28日学校请医院邀请上海专家到昆会诊救治。7月31日9:30,仇学金经医院抢救无效去世。

  得知仇学金死亡消息后,学校第一时间对家属进行接待安抚和协助处理善后问题,分别于7月31日、8月3日、8月5日,在昆山市高新区司法所的主持协调下,在昆山市科教园派出所与家属进行协商善后。

  调解过程中,家属坚持要求学校赔偿。学校对家属提出的诉求表示理解,但基于事情发生在校外办事过程中,且当事关联人包括仇同学都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事实,经咨询学校法律顾问,校方无任何法律责任,但本着以生为本及人道主义精神,从社会责任的角度,我校依然对家属提出抚恤方案。在这起突发意外事件中,关联方很多,至今未能与家属达成一致,校方后续将努力做好善后工作。

  对于季益芳提到何某系该校老师的说法,徐伟表示,何某已于2019年11月8日从该校离职。

原标题:江苏大二学生帮老师搬家后死亡 校方称无责,当事老师早已离职
责任编辑:郑莉莉

文章标题: 学生疑帮老师搬家车厢闷死 昆山登云职业技术学院回应
本文链接:http://www.4408424.cn/2145.html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