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启示录:给子孙后代留下珍贵自然资产

  给子孙后代留下珍贵自然资产

  ——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启示录

  巍巍昆仑脚下,青藏高原腹地,长江、黄河、澜沧江孕育而生。三江源这块中国大陆生态最为敏感的“皮肤”,正成为名副其实的野生动物天堂。

  从三江源头到热带雨林,从东北林海到西南草原,分布在全国12个省的10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保护着22万平方公里具有国家代表性的高价值生态空间。

  2019年8月19日,第一届国家公园论坛在青海省西宁市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向论坛发来贺信。习近平总书记在贺信中指出,中国实行国家公园体制,目的是保持自然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和完整性,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生态安全屏障,给子孙后代留下珍贵的自然资产。这是中国推进自然生态保护、建设美丽中国、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一项重要举措。

  国家公园体制建设饱含着人民群众对美丽中国、美好生活的向往。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指引下,各试点区创新自然资源保护体制机制,平衡保护与发展的矛盾,给子孙后代留下珍贵自然资产,让国家公园成为美丽中国名片。

  “这里就是世界本来的样子”

  在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731县道两旁,一望无尽的绿色草原延伸到远处的山脚下,不时可见的藏野驴、天空中盘旋的鹰,展现着原真生态。难以想象,几年前,这里曾经草皮裸露、沙尘肆虐。

  “天帮忙,人努力,生态不断好转。”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管理委员会生态资源和自然资源管理局副局长马贵说,“现在这里生态治理面积已经超过一百多万亩,通过黑土滩治理,沙尘暴少了,扎陵湖水量大了,黄河水质变好了,甚至达到可以直接饮用标准。”

  为保护好三江源的原真性、完整性,试点以来,三江源地区完成资源本底调查、自然资源统一确权登记和草原承包经营权登记试点。通过退牧还草、禁牧封育、草畜平衡管理、黑土滩治理、草原有害生物防控等措施,草原植被盖度提高约两个百分点,退化草地面积减少约2300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由4.8%提高到7.43%。

  为此,野外生物学家乔治·夏勒博士这样评价三江源:“这里就是世界本来的样子。”

  自2015年以来,我国开展了东北虎豹、祁连山、大熊猫、三江源、海南热带雨林、武夷山、神农架、普达措、钱江源、南山等10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试点区将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地整合划入国家公园试点区范围,对山水林田湖草等自然生态系统实行统一管理、整体保护和系统修复。

  率先提出2021年全面完成国家公园核心保护区生态搬迁任务,2022年核心保护区内无居民居住——在海南,位于热带雨林国家公园核心保护区的村庄正在分批次移民下山,并探索生态搬迁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置换的新模式;

  不断完善自然生态系统保护制度,陆续出台了总体规划并进行功能分区,实行差别化保护管理——“天地空”一体化监测体系在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被越来越广泛地应用,在东北虎豹试点区,“天地空”一体化监测体系已覆盖5000平方公里,基本实现“看得见虎豹、管得住人”;

  研究制定矿权和水电企业退出办法,把最应该保护的地方保护起来——武夷山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完成生态修复6500亩,拆除违规建设39处,生态稳中向好。三江源、普达措矿权和水电等开发企业已全部退出,祁连山、大熊猫、南山等试点区退出数量超过50%……

  在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一项项举措中,国家公园试点,正在让更多地区守住绿水青山。

  在体制机制创新上做文章

  钱江源头,开化如画。

  2016年,位于浙江衢州开化县的钱江源国家公园成为长三角地区唯一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

  “如何解决保护与发展的关系,如何推进跨区域合作保护、如何实现集体自然资源资产的统一管理,是摆在实践者面前的重大课题。”钱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常务副局长汪长林说。

  在试点中,钱江源国家公园做好“加减乘除”四篇文章。所谓“加减乘除”,一是保护做“加法”,持续开展“清源行动”,打击破坏自然资源行为;二是项目做“减法”,对原有不符合生态管控要求的项目建立逐步退出机制;三是功能做“乘法”,在做好自然资源原真性、完整性保护的基础上,尽可能发挥国家公园的科学研究、自然教育以及游憩的功能;四是还原做“除法”,逐步清除非自然状态的物质和行为,还自然以本来面目。

  涉及面广、情况复杂,没有现成模式借鉴,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是一项创新性体制机制综合改革探索,如何打破过去多头管理壁垒,如何建立科学合理的管理制度,都需要“摸着石头过河”。

  在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中,各地从体制机制创新上做文章,让绿水青山出颜值、让金山银山有价值。

  ——在机构职能上改革创新。试点区均组建了统一的管理机构,并不同程度探索建立了分级管理体系;三江源、武夷山、神农架、钱江源、南山等试点区整合相关职能部门执法资源,成立了内设执法机构,形成一定的执法能力。

  ——在制度建设上改革创新。三江源、普达措、神农架、武夷山等试点区分别制定了国家公园条例。各试点区都制定了自然资源调查评估、巡护管理、生物多样性监测等办法、规程等。试点区均建立了统一的资金台账制度、资金使用制度和财务监督机制。

  ——在资源管理上改革创新。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已与吉林、黑龙江两省人民政府完成自然资源所有者权力和职责移交。东北虎豹、祁连山、三江源、武夷山等试点区完成自然资源确权登记试点工作。

  制度创新,让生态改善和物种恢复成为现实。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内虎豹数量大幅增长;大熊猫国家公园里的野生大熊猫频繁走进红外镜头;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里,许多昔日销声匿迹的野生动物开始重返家园……

  让公众成为建设者守护者受益者

  走进海南省白沙黎族自治县南开乡生态移民村银坡村,一栋栋黎族特色风格小楼错落有致,一条条街道干净整洁。青山环抱和绿树掩映中,这座宁静祥和的小村庄俨然是世外桃源。

  曾经白沙县的道银、坡告两村位于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鹦哥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范围内。为做好生态保护,银坡村成了海南首个生态移民村。通过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置换、安置就业,2017年道银、坡告两村的村民们终于走出大山,全面完成了生态搬迁,合并为银坡村。两村由过去的全省不通公路、电讯的黎族贫困村,完成华丽蜕变。

  “这对我们来说是不可想象的变化,从贫困一步迈进小康。”村民符国强说,搬进新村后,村民们住进了宽敞、干净的新房子,生活质量和生活环境都得到极大改善。

  搬出大山后,村民们致富增收的干劲更足了。村里成立了农业合作社发展种植产业,当地村民有自家土地收益的同时,还能得到合作社分红,真正达到了村民安居乐业,实现了“搬得出、住得下、能致富”。

  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国家公园试点中,各地创新社区参与模式,让社会公众特别是当地居民成为国家公园的建设者、守护者和受益者,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7月3日,黄河源头青海玛多县对29名优秀生态管护员和10名最美生态管护员进行表彰。三江源国家公园扎陵湖生态管护员拉依说:“当选最美生态管护员,我觉得肩上担子更重了。”

  拉依是三江源国家公园1.7万名生态管护员的代表。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积极探索建立生态管护公益岗位,2018年实现园区牧户生态管护公益岗位“一户一岗、户户有岗”。每年生态管护岗位补助资金3.72亿元,户均年收入增加两万多元。园区牧民不仅守护了这片生态净土,也有了稳定增收渠道。

  五年来,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内社区协调发展制度初具雏形。三江源、武夷山、祁连山、普达措等试点区出台了特许经营等相关制度办法。武夷山、神农架、钱江源等试点区完成了入口社区、特色小镇规划。各试点区都建立了较为完善的志愿者服务机制和社会监督机制。

  “建设国家公园是人民之福,也是人民之事。今年是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收官之年,各试点区已做好了准备,迎接国家和人民的检验。”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有关负责人指出。

  在社会参与中,保护与发展正在形成完美和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好画卷正在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铺展。

  (本报记者 李慧 姚亚奇)

原标题:给子孙后代留下珍贵自然资产
责任编辑:郑莉莉

文章标题: 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启示录:给子孙后代留下珍贵自然资产
本文链接:http://www.4408424.cn/2884.html

Related Post